吉说

谢谢掉进我的蜜糖罐子里。
个人tag(假的) 仇温柔也

唉,我为什么可以遇见那么多温柔的人啊……他们都太好啦。

很久不坐公交车 今天花两块钱低碳一下 不可坐老弱病残专座 手拉着拉环站好 耳机里要放落日飞车的My Jinji 寻找金桔希子 车子启动了 从东站出发 目的地是西站 天蒙蒙亮 月还未落下 但颜色已经非常淡了 不似昨晚的熟蛋黄色 车上只有我和司机叔叔 他没吃早饭 一边喝豆浆一边提速 尽管我站在靠后的位置 那种温热的人气仍向我扑来 是令人落泪的香甜 哎 我忍不住问他 豆浆是在哪儿买的 闻着都饿了 司机叔叔脸上挂起神秘的微笑 说 我女儿在家给我打的 喔 真懂事 我点点头 又没了下文 他嘴角咧开了些 问我要不要喝 我说算了算了 那是专属你的爱啊 我伤感起来 什么时候能找到我的kikko呢 车程过半 陆陆续续上来了许多乘客 空气逐渐变得稀薄 劣质香水味和汗味盖过了豆浆的味道 我独自怅然若失 而司机叔叔对上车的人们绽开笑容 最后一滴浆液随着太阳的升高蒸发殆尽 空调坏了 只好打开窗户 炎天光啊炎天光 衬衣早就湿透 头发黏在脖颈上 耳机里传来电量不足的提示 我穿越大半个城市看车水马龙 高铁火车从我眼前飞过 寂静无声 我不需得做什么 只是现在渴得很 没有快乐水喝 不快乐 但这本不是可乐的日子 夏天已经结束 我爱惨了秋天 马上就能穿毛衣长裤 树叶会变黄 然后沉入土壤 化作养料助力新的生机 再次潜伏 等到春风吹起 万物生长 此刻心中有电流滋滋的声音缠绕 车上音响机械的女声震耳欲聋
电力公司 到了 请下车 开门请当心

乔礼杰说:"我已经是大人了。"这种迅速抽筋拉骨的过程是痛苦的,可乔智才已经没有时间等待他的成长。于是乔礼杰只得将他多年被乔智才一一挡下、未曾受过的苦未曾历经的世故都压缩到这几个月来品尝。他最终变成了稳重成熟的好好青年,而乔智才只在这次令人心痛的化学反应中作催化剂,并且一旦亏损便再也无法恢复原来的模样。就算他不心甘情愿,发出的挣扎求救声也没有人理会。